每日一记:低到尘埃里的爱

2022-05-09 17:30:32

每日一记:低到尘埃里的爱

一个女人愿意在男人的生活中卑微,点头低眉,忍辱负重,忘记自己。她不软弱,不无知,但她真的爱她。朱梅福就是这样一个女人。她是翻译家傅雷的妻子。她在这个世界上散步。好像只是为了渡过他。

朱梅馥和傅雷是表妹,她比他小五岁,他们青梅竹马,两个小猜测。

朱梅福出生在一个著名的家庭。她在教堂学校学习,懂英语,会弹钢琴。她有一个法文名字叫玛格丽特歌德《浮士德》的女主角,是傅雷给她起的。她出生在十里洋场的上海,却没有粘染世界的庸俗和浮华,而是变成了一个清新、甜美、温顺、聪明的女孩。

傅雷的童年一直充满阴霾。父亲早逝,寡妇渴望成龙,对待儿子非常残忍:因为他做作业睡觉,她把热蜡烛油滴在他裸露的胸部;他不小心逃学了,她绝望地把他绑在池塘里,然后自杀修道院,扭曲了他年轻的心,直到遇见她,他的生活有一点美丽的春天。

傅雷即将赴欧洲留学前,母亲为他们定下婚约。好在这姻缘虽是父母包办,但他是她从小心目中爱着敬着的人,他对这个温柔可爱的表妹,也是情有独钟。那年,他19岁,她14岁。

1932年,傅雷学成回国,与朱梅福举行了盛大的婚礼。嫁给心爱的人,19岁的朱梅福满心欢喜,烛影红红。那一刻,朱梅福发誓要做最合适的肋骨。她对傅雷的爱交织着崇拜、尊重、怜悯和宽容。

婚后,她每天都这样度过:早上做家务,做家庭主妇,下午做傅雷的秘书,把杂乱的手稿一个接一个地整理出来,整理好,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抄下来,笔迹端正、优美、细致。即使是他写给儿子的信,她也必须抄下来,留下底部,然后自己寄出去。傅雷爱华,有时在半夜起床去花园耕种土壤,做嫁接实验,她跟着她,用手电筒陪丈夫去花园梦。傅雷爱音乐,她经常给他弹钢琴,还帮他做了500多张唱片卡片,就像图书馆一样,让他可以随时使用。她的爱是沉默的,充满了丈夫和孩子的平凡和琐碎。傅雷有着深厚的艺术造诣和深厚的知识,参与了古今文学、绘画、音乐等领域。他翻译了巴尔扎克和罗曼·罗兰和其他大师的名字形成了傅雷体中文语言。她并不完全理解丈夫翻译作品的精神本质。她只是盯着丈夫,倾听丈夫,说服丈夫,保护这个男人,爱这个男人。

傅雷的坏脾气和他的才华一样非凡。他脾气暴躁,总是与世俗世界格格不入,无法与人共事。傅雷过着几乎逃离世界的生活。因为只有妻子和孩子才能接触到他们,他们无处可逃,成为他发泄的对象。朱梅福不仅要忍气吞声,还要笑着道歉。在她丈夫面前,她总能把眼睛笑成新月。她容忍他所有的暴力和傲慢,就像草原上的野马一样,宽广、宽宏大量、宽容和耐心。爱到深处,就成了卑微的无私。

1939年,他们的婚姻遭遇了七年的瘙痒。傅雷爱上了绝色的女高音歌手陈家刘。这个美丽迷人的女人,像傅雷一样热情,两个人爱在一个地方,爱死了。他把她当作女神,并声称没有陈家刘,就没有工作的灵感和热情,没有她,我就死了。他光明正大地带她回家,白天,他们在研究、花园里聊天,感情;晚上,他在办公桌上写情书,把她的爱喷在纸上,他甚至想放弃家庭,一路追她到云南。

虽然她的丈夫以前和其他女人有过感情关系,但这一次,从她丈夫闪耀的眼睛里,她看到了他几乎疯狂的爱,她平静的心,再次被粉碎。他伤害了她的心,但她仍然不能恨他。

她平静地款待给丈夫激情和灵感的女人,平静地端茶送水,果断地阻止孩子们好奇的询问,亲自为他们做饭。平静的微笑掩盖了她内心滚滚的波澜。她把惊心动魄的暗流和漩涡压在心底。平静的微笑不是悲伤,而是独自承担,无怨无悔。它倾向于在情感的平衡中无私。

朱梅福就像一朵低落在尘土中的花。她独自绽放的素色光芒深深地震撼了陈家福。面对眼前温柔贤惠的女人,陈家福感到羞愧。她不敢面对她纯洁而悲伤的眼睛。她觉得自己胸中的爱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在这只眼睛之前,她黯然失色。她不忍心用刀夺取爱,也不想再伤害她了。爱情不必紧握在手中。有时候,尘土飞扬也是一种永恒的幸福。陈家福果断地选择了退出,悲伤而理性地切断了一切。她让傅雷爱她的妻子,然后离开香港一辈子都没有结婚。

朱梅福用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宽容和宽容,一点一点地消除了丈夫的露水爱情。她的宽容和无私最终震惊了她丈夫的心。此后,傅雷感情的世界里,再也没有出现过别人,他开始把朱梅馥的照片与自己的照片放在一起,摆在了他的书桌上,他开始在人前人后称她“老伴”,过马路时,他懂得拉着她的手一起走。

就在他们开始成为真正的终身伴侣,缺一不可的时候,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风暴开始了。右派傅雷被抄袭,红卫兵疯狂地侮辱傅雷,遭受身体上的折磨。为了保护妻子,他改变了沉默,故意说话来刺激红将军,让他们瞄准他。朱梅福心痛丈夫,跪在地上恳求。但它不会有用的。累了,换了继续,连续四天三夜,他们被折磨得体无完肤。傅雷视自己的个性和尊严如此羞辱,他果断地选择为死而战。

朱梅福理解她丈夫的想法。从她爱他的那一刻起,她就准备好承担他命运的碎片。她对丈夫说:为了不让你孤独,当你离开时,我必须跟着你。事实上,她仍然关心这两个孩子,但她更清楚,孤独、暴力、不合适、不合适的丈夫比成年孩子更需要自己的照顾,她坚决选择生死。

1966年9月2日晚,朱梅福平静地打扫了家,平静地告诉保姆明天少买点菜,然后坐在丈夫旁边,拧开台灯,看着他铺开纸,拿起笔,一字一句地写完自杀遗书。一大早,朱梅福给傅雷准备了温水,照顾他服用毒药。当他的呼吸微弱时,他把身体放在沙发上,为他保持死后的尊严。然后,她撕下床单,把它放在脖子上。

对朱梅馥来说,表达爱的方式有很多,最后一种是牵着儿子的手,和儿子一起死去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上一篇:可乐鸡翅怎么做(可乐鸡翅怎么做 步骤视频教程)
下一篇:seiko手表是什么牌子(seiko手表是什么牌子多少钱)
相关文章